兄弟內鬥 鬥到亡國 / 耿繼文

 
 



  選舉快到了,亂象紛紛擾擾,一段史事引人省思。五代十一國南楚(湖南省)首任王馬殷逝世後,傳子馬希廣,但弟弟馬希萼不服,窩堣洁A占據朗州(湖南常德市),與長沙的哥哥馬希廣爭戰不休,雙方僵持不下。馬希廣尋求南周(位居中原)郭威支援,馬希萼則請南唐(淮河以南的江蘇、安徽及江西)徐景通出兵聯合攻打馬希廣,另一弟弟馬希崇,又加入戰局,請南漢(廣東、廣西)劉晟出兵協助奪大位。很多馬殷時期的元老舊臣勸三兄弟同心治理國家,但都被拒,並誓言有我沒有你。
公元九五一年,十月二十五日,南唐帝徐景通趁南楚內亂不止,派司令官劉仁贍,率戰艦二百艘,攻克南楚岳州(湖南岳陽),南楚亡。南唐將馬姓家族押往京師金陵(南京市),馬姓家族聚集一起,相對哭泣,馬希崇請求仍留在長沙。南唐官員邊鎬輕蔑的說:「我們國家跟你們馬家世代仇敵,前後長達六十年,從來沒有圖謀你們的念頭,是你們兄弟關起門來窩堸哄A鬥到亡國,不能同意你的意見,以免以後給我們國家帶來災難。」馬姓全族號啕上船,哭聲震動山谷。
※南楚在馬殷統治之下,休養生息,獎勵農桑,倡導紡織,鑄製鉛錢、鐵錢,鼓勵商人、百姓以錢易貨,國家開始富庶強盛,與南唐並霸淮河長江以南,沒有哪個國家敢打他的主意,使他瓦解。但如此富強的國家卻在馬殷死後,馬家眾兄弟不和,「眾駒爭槽」不休的情形下,快速分裂崩解,遭南唐滅亡。
柏楊先生對此段歷史的評論非常好,他說:試看馬希廣、馬希萼、馬希崇等坐轎大爺,以及抬轎大爺們,一個個眉飛色舞、慷慨高歌,各有各的凜然大義,不要說退一步,就是連往旁邊讓一步都不行,寧可死,也不團結,於是,把一個鋼鐵江山,生生砸碎,然後死的死、散的散,只留下一片聲震山谷的哭聲,供後人憑弔。
南楚馬家不過一顆沙粒,從沙粒看世界,凡滅亡之國,傾覆之家,似乎都是這種模式,歷史教訓,庸才永不會接受。
※另須解釋一下五代十一國,不然會被誤解是否弄錯。唐朝自我失智瓦解後,共有十六個霸權出現在中原及其他各地,史學家稱「五代十國」,五代是指先後在中原地區成立的國家,有後梁、後唐、後晉、後漢、後周,另十一個不在中原而散在周邊的國家,有南唐、吳越、南楚、南漢、閩國、前蜀、後蜀、南平、岐國、桀燕及遼國(契丹),但史學家排除遼國,稱五代十國。然遼國耶律德光在打敗後晉石重貴後,曾入主中原開封當皇帝,統治了半年,不耐宮廷繁文縟節,懷念遊牧騎射,才離開北返,遼國已是中國歷史的一部份,豈能空白不算?如堅持此論點,將如何面對以前五胡亂華的十九個國家?以及後來的元朝(蒙古人)?史學家及編撰歷史者,便宜行事,將錯就錯的立場根本站不住腳,經不起史事檢驗,因此,必須忠於事實,「五代十一國」才是正確史觀。
這十六個國家相互爭戰,誰也不聽誰的,但中國人心中普遍存有大一統的觀念,認為中原的國家才是正統,於是其他敵對的偏霸國家仍須上奏中原國家,請求下詔同意登基大位,這個皇帝才能算數,才能獲得人民認同,而中原的五代國家也樂於成為形式上的老大,自然願意下詔,形成詔歸詔、仗照打的奇怪現象(無獨有偶,中古世紀歐洲各國均須教皇頒冕才能成為國王)。
對照時局,選舉是面鏡子,同黨不同派爭得火熱,誰對誰錯,誰不團結,照得一清二楚;歷史更是面鏡子,不禁慨嘆,馬家三兄弟爭位亡國,仰天悔恨,聲震山谷照千年,能有幾人得到教訓?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