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治通鑑新解(五十五)風水輪流轉

 
 



  公元七五八年,九月,唐朝朔方(寧夏靈武縣)節度使(戰區司令)華州(陝西渭南市)人郭子儀及契丹人李光弼、王思禮等九個戰區司令,包圍燕帝安慶緒所在的鄴城(河南安陽市),營壘兩層,壕溝三道,密不透風。安慶緒竭力防守,一心等待史思明解救,糧食吃完,掘吃老鼠,用水洗去泥土羼雜穀皮的土牆,淘取穀皮,以及從馬糞中淘取植物纖維,用來餵馬。唐軍認為早晚可攻克,可是九位節度使各自為政,進退調動,無人作主。城媬P軍有人打算投降的,卻被壕溝大水困住,無法逃出。圍城半年,不能攻下,唐軍上下離心。

  公元七五九年,二月,史思明親率大軍從魏州(河北大名縣)出發,直指鄴城。三月六日,唐軍步騎兵在安陽河北岸布陣,史思明親率精銳五萬人應戰,唐軍看到,認為不過是支援部隊,並不在意,史思明迅速發動攻擊,李光弼、王思禮軍首先接觸,雙方不分勝負,郭子儀在後面還來不及結陣,大風突然漫天而起,太陽被風沙遮住,天空本是一片晴朗,霎時間黑暗,看不見對方,雙方大軍同時驚恐,一齊崩潰,郭子儀最先逃命,鎧甲、武器、輜重,全都丟在路上,各節度使分別逃回自己根據地,安慶緒得以解圍。唐軍本有戰馬一萬匹,現在只剩三千匹,鎧甲武器十幾萬件幾乎全部損失,敗戰消息傳到洛陽,官民驚恐避難,只李光弼、王思禮保持軍隊,安全撤回。宦官魚朝恩一向討厭郭子儀,打郭子儀先逃走小報告,皇帝李亨命河東(山西太原市)節度使李光弼接任朔方節度使,及全國野戰軍副元帥(元帥由皇子李係掛名擔任),郭子儀解甲還鄉;另命王思禮接替李光弼,擔任河東節度使,並兼太原特別市長。

  安慶緒被圍半年餘,情況窘困,只好放棄皇帝名號,轉過來向老爹的拜把兄弟史思明稱臣,下跪說:「我沒有能力承擔皇家大業,一連喪失長安、洛陽,長期陷於重圍,從沒想到大王為了太上皇(安祿山)的緣故,前來援救,使我死堸k生,我縱然粉身碎骨,都無法報答大恩。」

  史思明忽然翻臉,斥責說:「喪失兩京(長安、洛陽)用不著提,問題在於你這個做兒子的,竟然殺掉老爹,奪取帝位,天地神靈都不能容忍,我替太上皇討伐叛逆,怎麼會接受你的諂言媚語?」命左右衛士把安慶緒拉出轅門,連同他的四個弟弟,全都斬首。史思明接收所有州縣部隊,繼任燕帝。

  ※睢陽之圍,燕軍最後雖攻下城池,但元氣耗損過鉅,成為強弩之末,聲勢開始下墜。隔年,唐帝李亨下令九路節度使,率軍反攻燕帝安慶緒所在的鄴城,但奇怪的是李亨不知什麼原因,沒有指定攻城主帥,導致各路大軍都消極被動,各攻各的,一盤散沙,久攻不下,最後卻莫名其妙的敗陣而回。一年前燕軍圍攻睢陽,睢陽城內無東西可吃,才短短一年,變成燕軍鄴城無東西可吃,變化之大,目不暇給,風水輪流轉,正是這段史事的寫照。

  有趣的是,安祿山父親為東胡人,母親為突厥人,史思明則父親是突厥人,母親是東胡人,這對從小一起長大的結拜兄弟,日後都被自己的兒子殺害;安祿山死於安慶緒,安慶緒死於父親的拜把兄弟史思明,史思明又死於其子史朝義,史朝義則是被唐軍僕固瑒及降唐燕將李懷仙(高麗人)追殺至廣陽(北京西南良鄉鎮),在史朝義部屬紛紛向史朝義叩頭告辭他去時,自己上吊身死,這四人都當上燕帝,最後也都死於非命。這些只有小說才有的情節,卻出現在安史四人身上,如非知道是資治通鑑的記載,很難相信它的真實性,人類史上絕無僅有的史事,在一二六四年後的今天依然引人,通鑑價值無與倫比。(耿繼文)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