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言宜慢,心宜善」

 
 

  看了連禎學長所寫「陳勝吳廣」專文,討論陳、吳之間的「分–合–立」問題,我腦中不禁想到另一位歷史知名人物杜工部—杜甫,可說他空有滿腹詩書,卻是時運不濟,一生坎坷巔沛流離,低不就、高不成,十足的衰老,攜家帶眷、走投無路之際,入蜀投靠早年好友—成都尹—嚴武,嚴武雖然性格暴烈,但對杜甫卻頗為念舊,對待他甚隆,但杜甫卻三杯老酒下肚後,不懂做客的分寸,出言不遜的批評嚴武,致嚴武懷恨在心。

  有一天已經準備好人手,要將杜甫及當時的梓州刺史章彝兩人殺害,幸當時嚴武的左右手告訴嚴母,杜甫才得以逃出生天,而章?則被殺害。

  杜甫晚年生活則更加坎坷,五十九歲就死了,現在人不是常說;「性格決定命運」,陳勝那位朋友的性格,台灣有句俗話形容非常貼切;「白目」,仗著認識陳勝,就狐假虎威,自認為可以與陳勝平起平坐,對他念舊的禮遇,卻讓他得意忘形,居然還到處宣揚陳勝那些陳年糗事,終於招致殺生之禍。

  寫武俠小說的古龍先生,經常在他的小說寫到:要讓一個人不再開口,最簡單的方法莫過於讓他永遠不能開口。只不過杜甫比較好運一點,但我相信杜工部當時絕對不是只有嚇出一身冷汗而已!西漢王吉的六字家訓:「言宜慢,心宜善」,看似簡單明瞭,卻飽含做人處事的道理,所以他們家能夠出三十六個皇后,三十五個宰相,不是沒有道理。常聽人說:「宰相肚堹鉏結謘v,修道之士也常說:「肚量越大,福報越大」,但凡人都喜歡聽好聽的話,平民百姓不說,即使貴為帝王,也不見得每個都能海納百川,聞過則喜,唐太宗無疑是個特例,但是他的子孫唐玄宗;只因聆聽孟浩然吟詩中的一句:「不才明主棄」,就以為?己,所以在對的場合,說對的話,十分重要。

  對與錯,不是絕對的,由其人與人之間,更是難以預知,「心宜善」則善哉!(周 銘)
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