屆齡退休後回潮州故居,有一天登山健行,偶然摘了一株不知名的小白花,置在床頭櫃。夜闌,居然吐露陣陣清香,一直到枯萎,那縷餘香仍縈繞室內,我才對於花有了新的看法。
  花,凝集世界上所有最艷麗的色彩,永遠與葉、莖、枝、幹極為調和地搭配著,平添婀娜多姿,嫵媚動人。至今,沒有哪一個巧奪天工的仿製者,能夠製造出天生的花的氣質與神韻,而天才畫家迄也無法展現出花朵的本色來。花朵生來,無意取悅於庸俗的人類,它祇是為了自我展現而綿延生命,藉著風、鳥、蝴蝶的翅膀而傳遞生生不息的生命。只是花被人類商業化了,無論是婚、喪、喜、慶,都要用它來充點場面,花圈、花籃、花環、花球,甚至整座花朵構成的牌坊彩棚,每天不知要奪走多少花的生命?
  在花的世界裡,有百合的聖潔,蘭花的僆恣A以及牡丹的國色天香等。可是有些人明知罌粟有毒,玫瑰多刺,卻情有偏愛,也許是它太美了?折花如愛花,自古而然,杜秋娘「金縷衣」:「勸君莫惜金縷衣,勸君惜取少年時。花開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。」花盛開之時,摘下欣賞,等到凋謝了,只剩下枯枝敗葉,盡失美艷!金縷的舞衣,雖美,只是外在;少年之時方是本質,要惜取寸陰。花開,讓人讚美;花謝,令人嘆息!
  古代的騷人墨客,對於花的好惡,表現得淋漓盡致。諸如北宋蘇軾喜歡海棠,他就寫了這首流露豪邁愛惜之詩:「東風嫋嫋泛崇光,香霧空濛月轉廊。只恐夜深花睡去,故燒高燭照紅菕C」但東坡居士偶然也討厭花,因而他又表達:「重重疊疊上瑤台,幾度呼童掃不開。剛被太陽收拾去,卻教明月送將來!」
  北宋遯居西湖名士林逋,特別喜愛梅花,當梅花盛開,寫了這首洋溢讚賞之詩說:「眾芳搖落獨鮮妍,占斷風情向小園。疏影橫斜水清淺,暗香浮動月黃昏。」也許女人更多愁善感吧?落花時即宋代自號幽棲居士的朱淑貞,寫了這首「落花」遣惆悵幽怨:「連理枝頭花正開,妒花風雨便相催。願教青帝常為主,莫遣紛紛點翠苔。」體弱多病、多愁善感的林黛玉,也悲吟著:「儂今葬花人笑癡,他日葬儂知是誰?」她該是世上唯一的愛花人;花若有靈,知道它遭受著人們如此摧殘,不知該濺灑幾許血淚!
(江宗洋)

 
  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