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顏
 
 

  
  容顏,是人生的金玉之美。所以說黃金歲月,翠玉年華。那應該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光。而「顏如玉」又顯示了對美的最高指望和讚嘆。
  但最近,我對這容顏二字有所領悟。
  那天(三月二十五日),我坐在高雄港香蕉碼頭二樓大餐廳堙C窗外藍天碧水,桅檣快艇,與巨型貨輪互為輝映,旗津燈塔,與港灣出海盡收眼底,一片開闊。沒有太陽,也無風雨也無晴;春來萬物皆醉人。
  餐廳內人潮如水,高雄市退警協會在此會員大會。近千人與會,餐會則有近六百人參加。一片歡呼、問候聲中,皆多年不見的昔日同事。輪廓與口音依舊,但容顏已異。這是歲月的雕塑,也是年華的堆積啊。
  窗外,碧藍的海水反射天上的雲彩,從落地玻璃長窗投入廳內,與室內的燈光交錯,有些許律動,那光線是變化的,但沒有人注意這微妙的光和作用。而那白色的銀髮啊,卻是我以前所認識的那些伙伴們的無中生有。而且每一圓桌多少都有些銀髮。女士們雖仍齒白唇紅,但也風霜略現。可是這些與往昔的不同,一絲也沒有改變或減少彼此的熱忱,達觀、豪邁與風趣。台上歌舞方酣,席間民代致意,但大家談興正濃,不太在意。老甚麼?有道是,老當益壯,寧移白首之心。窮且益堅,不墜青雲之志。我衷心祝福世間所有不知老之將至的老人。因為啊,所有人物都會老。樹會老,雲會渺,冰山會溶,帝鄉會倒,活在當下最好。
  這情景使我微笑的眼角湧出一瞬淚光,我好感動,真的。我忽然發現,這容顏或銀髮,不就是曾為這個社會所付出的代價。在眉間,在臉上,在舉手投足之間,好似都經歷過大風巨浪。而今,背有些彎,眼有些茫,耳朵也不太靈光。但回首,曾經戰鬥奮鬥,曾經走過崎嶇道路,雖不敢說功在國家,但至少對人群或社會有所付出。所以那銀顏或銀髮可真是珍貴而無價的。因而由玉顏而銀髮,其實是一種成就,是一種生命的必然,值得我們自豪。 (鄧運球)

 
  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69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