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〔史海浪花〕大詩人的際遇
 
 

 

  昔時,文人學者的一生,有的生活愜意,家庭美滿,名揚一世,有的則命途多舛,受盡折磨。以下略舉一二,可見一斑。
  李白:唐代大詩人,人稱詩仙及謫仙,唐玄宗(唐明皇)封他為翰林學士,賀知章推荐他,在金鑾殿上寫嚇蠻書,由貴妃捧硯,高力士隔靴抓癢,承恩初入銀台門,著書獨在金鑾殿。據野史記載,他父親(或祖父)曾在西域經商,與胡女結婚,李白「高鼻、色目」,因而認為李白是混血兒。
  他在皇宮內,作清平調三首中︱一枝穠艷露凝霜……可憐飛燕倚新菕A這首詩因被人誣指說是譏諷楊貴妃,因而被貶。此後他到處流浪,據說他因在船上醉酒,伸手撈水中的月亮而淹死。
  歐陽修:號醉翁,他的醉翁亭記:日出而雲霏開,雲歸而巖穴明,讀之令人心胸舒暢。而「醉翁之意不在酒」之句,常被人用為貶損他人,寓意別有用心。他曾在朝中任官,參知政事,平安的渡過一生。
  蘇軾:自號東坡,因好批評朝政遭貶。他的水調歌:「明月幾時有,把酒問青天,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,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」讀後頗有飄飄欲仙之感。他有一小妹︱蘇小妹,兄妹相處和樂,彼此常以其貌不揚逗趣,東坡諷小妹:未出堂前三五步,額頭先到畫堂前︱小妹前額(頭)突出。小妹反譏他:口角幾回無覓處,忽聽毛裡有聲音︱東坡鬍鬚遮住了嘴︱不修篇幅。
  李清照:是位傑出的女詩(詞)人,和丈夫趙明誠烹茗暢飲時,常談論:某句詩在何書、何頁、何行,過著美滿幸福的生活,喪夫後,逃避烽火戰亂,流離失所,漂泊異鄉。他著名的「聲聲慢」︱梧桐更兼細雨,到黃昏點點滴滴,這次第,怎一個愁字了得。也常藉酒消愁……三杯二盞淡酒……台語有句:怎知燒酒不解愁……可知飲酒在痛苦時,益添悽苦。
  屈原:三閭大夫,是楚國的忠臣,很得楚懷王的賞識,因遭同僚陷害而被放逐。他的巨著「離騷」:舉世混濁我獨清,眾人皆醉我獨醒;頗為孤傲。因無法重回朝廷,懷石投汩羅江而亡,而有端午節划龍舟的由來。原本是欲驅逐魚類,不要啃食屈原的屍體,可見世人對屈原的懷念了。
  昔時文人多好酒,如李白、李清照等,而其際遇也各不同,如屈原之投汩羅江而死,應是最慘烈孤憤的一個。
  【編按:關於歷史人物的際遇、貢獻等史料,下列二書可供參閱:(一)「中國歷史人物廣播講座專集」,民國七十一年教育部訓育委員會主編,收集計七十七位人物。(二)「中國歷代思想家」,民國六十七年五月商務印書館發行,收集一百位思想家。兩書行文,引用出處,使用肯定文字,如李白,係六十二歲時死於膿胸症的「腐脅疾」。】
(葛一德)



 
  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