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疆初行記

 
 

 

  退休後耽於安逸的生活,起初對於這趟「北疆之旅」的邀約也是百般不願。偶然想起一句話改變了我的想法。那句話是:「如果你一點險都不冒,你將冒著失去一切的危險。」於是在退警王惠岸、黃彩鵲夫婦力邀之下終於成行。

  「朝穿皮襖午穿紗,懷抱火爐吃西瓜。」這句古諺說明了新疆一天有四季,天氣變幻莫測,衣著的準備很費了一番功夫。

  經過漫長的旅途,在可可托海第一次看到額爾濟斯河,以前讀地理知道它是中國唯一向西流的大河。心想:這回千里迢迢而來,一定得摸摸這條大河的河水。

  選了一個可以碰觸到河水的緩灘,輕輕掬起一把冰冷的河水,在臉上拍了拍,讓沁涼的雪水滌去旅途的疲憊。正想再以雙手捧水之際,突然嗚嗚嗚的拉起警報,同時一串嚴肅的聲音響起:請立刻離開,以免危險……。

  抬頭一看,一套監控設備正對準這片緩灘。荒郊野地都受到嚴密監控,真不可大意。

  「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牛羊。」這句形容草原風光的絕妙好辭,一直深植我心,前兩句形容得沒錯,但後面那一句,到現場一看才知道是文人形容得過了頭,那堛滲颿雂眭纗L小腿肚,草不必低頭,遍野的牛、馬、羊也清晰可見。

  北疆的邊陲重鎮—雪鄉禾木村與蒙古、俄羅斯、哈薩克接壤。在禾木村的東邊高約二百公尺處有一片大草原,據傳成吉思汗越過阿爾泰山征服新疆時,曾在草原上設立平台點將,將士好幾萬人,當時無擴音設備,因此每隔二十公尺設一傳令兵,大汗每講一句話,傳令兵就像骨牌一般接著傳誦下去,讓每一位將士知悉大汗訓示。

  為了這個傳說投宿禾木村的第二天,我特地起了個大早,造訪這傳說中的大草原。高台的坡度很陡,少有遊客登臨,一路上只碰到一位在銀行界退休的江西人。相談甚歡,他看我滿頭華髮,問了我的年齡,他說他小我十歲。

  回程下坡時他怕我跌倒伸手扶我,我愣了一下,暗忖:難道我已老得要人攙扶了嗎?連忙婉謝,話聲未落,這位趙姓友人一個不留神滑了一跤,好不尷尬,他抬起腳看看鞋底,自我解嘲地說:鞋底磨平了。

  我建議他側身走,可增加摩擦力,他照做了。

  遊北疆,不免想起完成「故土新歸」(新疆古稱「西域」,故叫故土)的左宗棠,由於這位湘軍將領的堅持,新疆才能納入中國版圖。

  一八七六年左宗棠整軍誓師出征,當時他已是六十四歲的老人,據傳他帶著棺材出發,抱著必死的決心。我們今天得遊北疆,得感謝這些位先烈先賢的付出。

  漫長的北疆之旅(十三天)終於來到最後一天,同行的友人像出發時的那一天,臉上掛著愉快的笑容,對「歸去兮」充滿期待。

  有人問:既然回家那麼好,當初又何必離家呢?或曰:沒有離家,哪知回家的好。

  是呀!在草原野一野,不留遺憾。(張巽檉)   
     

 
 
中華民國退休警察人員協會總會
社址:台北市天津街1號2樓  電話:02-2396-0930
All Rights Reserved.◎ Powered by V.O.P. 建議最佳瀏覽解析度 1024X768 IE 5.5 以上